Skip to content

Google 中國獻花現場

Google China

Google 中國總部獻花現場
從我的 iPhone 傳送

Categories: Blogging.

Tags: , ,

流行天王 巨星隕落

Michael Jackson

Michael Joseph Jackson (August 29, 1958 – June 25, 2009)


20世紀最偉大的音樂家、慈善家 – Michael Jackson 今天早上在洛杉磯的一家醫院裡停止了心跳,結束了他輝煌的一生,享年50歲。
我並不是他的忠實粉絲,但他是我第一個偶像,也是唯一的一個偶像。不過現在我沒有偶像了。第一次看到他的表演時我還在念小學,某天晚上在鄰居家裡玩,晚飯後 8 點左右央視開始播放《Remember The Time》的 MV。那個時候電視節目資源匱乏,中央電視台好像只有一個頻道,估計央視也是在補時間,因為根本就不是任何節目時間,就插進來這麼一段。於是我就在 14 寸的小黑白電視前被震撼了一次。舞蹈裡的鏡頭對於農村人來說稍微有點過火,看得我心裡亂跳,還好當時大娘沒有換台。當時看的時候就在猜:這個人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啊,看完節目也不敢確信,就剩激動了。
上初中後,有一次我和同學去地攤看磁帶。我看上了一盒《狂歡舞夜 I》,他看上了一個別的。我糾結了半天才決定買一盒。可這時我發現我同學也有點想買這個,也許是因為包裝好點,而且還有一張小海報,但是就一盒。又糾結了一下,我有點態度強硬的拿下了。我們當時根本就是看包裝來買的,根本不知道外國流行樂。這是我買的第一盒磁帶,當時我還沒有卡帶播放機,買來後我就仔細瞻仰了一番,然後就放在我的寶盒裡珍藏起來了,我這個人有點戀物癖。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鄰居有個比我小的小朋友帶了他媽媽的卡帶隨身聽來我家玩,還特意向我炫耀了一下,讓我聽聽。他把音量調得很大,我第一次享受到立體聲音樂,那個震撼啊,我感覺我好像站在舞台上,周圍有好幾個大功率的音箱在唱。我受不了,非要他借給我聽。他說好吧,借給你聽幾天吧。我仔細看,原來是 AIWA 牌子的,原來是日本牌子,怪不得這麼精致,於是我就整天揣著這個小機器炫耀,就聽機器裡的帶子。玩了兩天,才想起我還有一盒珍藏的磁帶沒聽吶。我就裝上這盒帶子上學去了,一聽不要緊,太勁爆了,根本捨不得在路上聽。放學後回家躲被窩裡一個人慢慢欣賞,激動。當我聽完 B 面第 2 首 Thriller 後,我嚇得不敢接著往下聽了,我分明聽到音樂結束後的狂笑和吱吱丫丫的關門聲,好像我家的門在響,笑聲遠去消失,當夜就沒睡好。看來還得在白天聽,晚上聽就不要命了。當我白天鼓起勇氣開始接著往下聽時,才發現後面的音樂並不恐怖。我喜歡的要死,翻來覆去的聽,基本聽不明白唱得啥,海報後面的英文也不是歌詞,這個感覺太好了。就聽那一盒磁帶,我聽了進一年。我不光自己聽還介紹我同學聽,查字典才知道這人是邁克爾 傑克遜。我才明白過來,印象中有一次我爸逗我玩時,雙手向前突然一伸大聲說的[傑克遜]是啥意思。不過我老爸好像不喜歡流行樂,也許我不了解他。初中三年級面臨中考,我卻整天抱著個隨身聽,結果中等示范學院沒考上,只好去上分數很低的普通高中。暑假裡把家裡的存款拿出 500 元去買了那款 AIWA 隨身聽,整個暑假就是耳機總在頭上,睡覺都不摘掉。父母回來後把我狠揍了一頓。
我上了高一,那個和我一起買磁帶的同學也喜歡音樂,他和其他大多數人一樣下學回家了。當時我的思維是:還好我有學上,比他們強一些。一次他來找我玩,說給我看好東西,他說他買到了 Michael Jackson 的硬碟。他家裡有 VCD 機和家庭影院,我被 Thrill 的 MV 徹底征服了,就一直呆在他家看,一直看到晚飯時間,另一個朋友也來玩,就又在一起看了一邊。音樂、舞蹈、布景配合得天衣無縫,太完美了。
自從那次以後,就時常注意地攤上有沒有 MJ 的磁帶,遇到影碟也會買一張拿到我同學家欣賞。我幾乎買下了能見到的所有他的歌曲,總共也沒幾盒磁帶,因為鄉下很少。有的磁帶附有歌詞,我就一邊聽一邊跟著輕唱,我幾乎背誦了所有能看到的歌詞。這也給我的英語學習增加了動力和興趣,雖然我接觸到的英語學習材料很少,但是我的英語從來沒有差過,一直到大學都是。CET 我根本沒有放在眼裡,完全是憑著中學的水平過的。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我還常常模仿他的舞蹈,呵呵。大學時買了一本他的傳記,滿足了我的好奇心,也深入的了解了這位天王。

他拥有世界销量第一的专辑《THRILLER》,销量达1.04亿(2006年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数据)。据2006年底统计,其正版专辑全球销量已超过7.5亿,被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他是音乐史上第一位在美国以外卖出上亿张唱片的艺术家。世界历史上最成功的艺术家! 他一个人支持了世界上39个慈善救助基金会,保持着2006年的吉尼斯世界个人慈善纪录,是全世界以个人名义捐助慈善事业最多的人。他患有白癜风皮肤病,皮肤呈白色。

为了纪念全世界受难的儿童,他几乎总是带着一个臂章,就是袖子上总有一圈布条和衣服颜色不一样,无论是演出还是其他场合,几乎也是他的一个标志,
僅以此博文緬懷這位偉大的音樂奇才,因為他到老還保持著孩子般的心靈,也回憶一下我自己。哦,對了,我的英文名是 Michael。
2009年6月26日 深夜

Categories: Personal.

Tags: , , , ,

20年后再讀《紀念劉和珍君》

作者:魯迅
發表於一九二六年四月十二日《語絲》周刊第七十四期。
via 維基文庫

中華民國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就是國立北京女子師範大學為十八日在段祺瑞執政府前遇害的劉和珍楊德群兩君開追悼會的那一天,我獨在禮堂外徘徊,遇見程君,前來問我道,“先生可曾為劉和珍寫了一點什麼沒有?”我說“沒有”。她就正告我,“先生還是寫一點罷;劉和珍生前就很愛看先生的文章。”

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編輯的期刊,大概是因為往往有始無終之故罷,銷行一向就甚為寥落,然而在這樣的生活艱難中,毅然預定了《莽原》全年的就有她。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這雖然於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卻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夠相信真有所謂“在天之靈”,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現在,卻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實在無話可說。我只覺得所住的並非人間。四十多個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圍,使我艱於呼吸視聽,那裡還能有什麼言語?長歌當哭,是必須在痛定之後的。而此後幾個所謂學者文人的陰險的論調,尤使我覺得悲哀。我已經出離憤怒了。我將深味這非人間的濃黑的悲涼;以我的最大哀痛顯示於非人間,使它們快意於我的苦痛,就將這作為後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獻於逝者的靈前。

真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這是怎樣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為庸人設計,以時間的流駛,來洗滌舊跡,僅使留下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這淡紅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給人暫得偷生,維持著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這樣的世界何時是一個盡頭!

我們還在這樣的世上活著;我也早覺得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離三月十八日也已有兩星期,忘卻的救主快要降臨了罷,我正有寫一點東西的必要了。

在四十餘被害的青年之中,劉和珍君是我的學生。學生雲者,我向來這樣想,這樣說,現在卻覺得有些躊躇了,我應該對她奉獻我的悲哀與尊敬。她不是“苟活到現在的我”的學生,是為了中國而死的中國的青年。

她的姓名第一次為我所見,是在去年夏初楊蔭榆女士做女子師範大學校長,開除校中六個學生自治會職員的時候。其中的一個就是她;但是我不認識。直到後來,也許已經是劉百昭率領男女武將,強拖出校之後了,才有人指著一個學生告訴我,說:這就是劉和珍。其時我才能將姓名和實體聯合起來,心中卻暗自詫異。我平素想,能夠不為勢利所屈,反抗一廣有羽翼的校長的學生,無論如何,總該是有些桀驁鋒利的,但她卻常常微笑著,態度很溫和。待到偏安於宗帽衚衕,賃屋授課之後,她才始來聽我的講義,於是見面的回數就較多了,也還是始終微笑著,態度很溫和。待到學校恢複舊觀,往日的教職員以為責任已盡,準備陸續引退的時候,我才見她慮及母校前途,黯然至於泣下。此後似乎就不相見。總之,在我的記憶上,那一次就是永別了。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眾向執政府請願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說衛隊居然開槍,死傷至數百人,而劉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對於這些傳說,竟至於頗為懷疑。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然而我還不料,也不信竟會下劣凶殘到這地步。況且始終微笑著的和藹的劉和珍君,更何至於無端在府門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證明是事實了,作證的便是她自己的屍骸。還有一具,是楊德群君的。而且又證明著這不但是殺害,簡直是虐殺,因為身體上還有棍棒的傷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說她們是“暴徒”! 但接著就有流言,說她們是受人利用的。

慘象,已使我目不忍視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聞。我還有什麼話可說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無聲息的緣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但是,我還有要說的話。

我沒有親見;聽說她,劉和珍君,那時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請願而已,稍有人心者,誰也不會料到有這樣的羅網。但竟在執政府前中彈了,從背部入,斜穿心肺,已是致命的創傷,只是沒有便死。同去的張靜淑君想扶起她,中了四彈,其一是手槍,立僕;同去的楊德群君又想去扶起她,也被擊,彈從左肩入,穿胸偏右出,也立僕。但她還能坐起來,一個兵在她頭部及胸部猛擊兩棍,於是死掉了。

始終微笑的和藹的劉和珍君確是死掉了,這是真的,有她自己的屍骸為證;沉勇而友愛的楊德群君也死掉了,有她自己的屍骸為證;只有一樣沉勇而友愛的張靜淑君還在醫院里呻吟。當三個女子從容地轉輾於文明人所發明的槍彈的攢射中的時候,這是怎樣的一個驚心動魄的偉大呵!中國軍人的屠戮婦嬰的偉績,八國聯軍的懲創學生的武功,不幸全被這幾縷血痕抹殺了。

但是中外的殺人者卻居然昂起頭來,不知道個個臉上有著血污……。

時間永是流駛,街市依舊太平,有限的幾個生命,在中國是不算什麼的,至多,不過供無惡意的閑人以飯後的談資,或者給有惡意的閑人作“流言”的種子。至於此外的深的意義,我總覺得很寥寥,因為這實在不過是徒手的請願。人類的血戰前行的歷史,正如煤的形成,當時用大量的木材,結果卻只是一小塊,但請願是不在其中的,更何況是徒手。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當然不覺要擴大。至少,也當浸漬了親族;師友,愛人的心,縱使時光流駛,洗成緋紅,也會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藹的舊影。陶潛說過,“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倘能如此,這也就夠了。

我已經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的。但這回卻很有幾點出於我的意外。一是當局者竟會這樣地凶殘,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國的女性臨難竟能如是之從容。

我目睹中國女子的辦事,是始於去年的,雖然是少數,但看那幹練堅決,百折不回的氣概,曾經屢次為之感嘆。至於這一回在彈雨中互相救助,雖殞身不恤的事實,則更足為中國女子的勇毅,雖遭陰謀秘計,壓抑至數千年,而終於沒有消亡的明證了。倘要尋求這一次死傷者對於將來的意義,意義就在此罷。

苟活者在淡紅的血色中,會依稀看見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將更奮然而前行。

嗚呼,我說不出話,但以此記念劉和珍君!

Categories: Cathay.

Tags: , , , , ,

三裡屯不眠夜

三裡屯

三裡屯 Apple Store

今晚將在在三裡屯過夜,這裡是北京著名的紅燈區。別誤會,俺不是那種銀,更重要的是咱消費不起,而是 Apple 在中國的第一家官方專賣店明天就要開業了。我禁不住誘惑,吃過晚飯就急忙打點行裝奔過來了。我用 MacBook 時間不長,還有很多東西都不懂,邊用邊學習。這次專賣店開張賣的東西並不比水貨商有什麼優勢,我也純粹就是來湊熱鬧的。自從結婚之後,家庭生活讓我很少有時間出來參加什麼活動,人也越來越懶惰,這也是個好機會瘋狂一下。不為別的,just for fun。

室外已經布置好開張時排隊用的隔離設帶,還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大廳,裡面有免費的 Wi-Fi 和電源,由 Orange 提供,我們可比國外那些露宿者幸福多了。進入時蘋果的工作人員會給你的手腕上戴一個編號(我是0085),並告知關門後就只能等到第二天才能出來。進來後首先發現好多 MacBook,和各種流行的 gadgets,也有幾個不和諧分子如 HP、Samsung、Asus EeePC。有一些老外過來捧場,有個五六十歲的。有兩個帶帳篷的,還有個帶音箱的用 iPhone 在放。我來到後首先是到處拍照,看看能不能找到認識的人,結果轉了幾圈也沒發現一個臉熟的。終於發現蘋果網的人,跟他們要了個徽標。詢問找到 Apple4us 的胡維,經他介紹才知道,剛進門就發現的那個和呂欣欣胡鬧的就是飛豬,我怕認錯人特地向他本人求證了一下,沒錯就是他。讓我把這個活潑的肥仔和 flypig.org 聯系起來,真是困難,他變肥了,博客上的照片純屬誤導觀眾,不如改名叫肥豬吧。這麼好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我和幾個人合了影。

從躺廁所出來時發現一個的女孩子蹦蹦跳跳地跑進女廁所,後來她又再大廳裡活蹦亂跳地跑了幾圈,很是惹眼,我就偷拍了幾張。之後遇到了蘋果網的 zhaole_mail 和他談了一些 web 2.0 的話題,收獲良多。夜漸漸深了,有人在打游戲,有人在玩牌,有人看電影,有人在討論,有人在拍照。由於忘記帶讀卡器,稍後上傳照片,先用 Photo Booth 爆一下。

update: 照片一箩筐

Categories: Blogging, Personal.

Tags: , , , , , , ,

Flash Lite 2.0 Clock

N70 clock

Flash Lite 2.0 Clock

去年仿照 Danger 的時鐘做的 Flash 程序,由於當時用的是 N-Gage QD,所以一直沒有派上用場,现在有了 N70 終于可以用了,哈哈。

Categories: Blogging.